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神州中泰助孕公司【官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助孕服务 >

湖南女教师裸死案再追踪:接连发生的怪事

时间:2019-08-05 07:48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去年2月24日上午,在湖南省湘潭市雨湖区临丰小学教师宿舍楼里,21岁的小学女教师黄静被发现死在了她自己的床上,并且全身赤裸。此案在网上引发了很大的争议,5月27日播出的央视

  去年2月24日上午,在湖南省湘潭市雨湖区临丰小学教师宿舍楼里,21岁的小学女教师黄静被发现死在了她自己的床上,并且全身赤裸。此案在网上引发了很大的争议,5月27日播出的央视《社会记录》节目,对这一事件做了追踪报道,以下是节目实录

  今天,我们还要说那个女孩的事情,黄静。去年2月24日上午,在湖南省湘潭市雨湖区临丰小学教师宿舍楼里,这个21岁的小学女教师,被发现死在了她自己的床上,并且全身赤裸。事发之后,有著名经济学家为死者家属捐钱,有全国数十位著名的专家学者参与讨论,300多天里他们相继撰文近100余篇。还有2003年4月9日,黄静的网上纪念馆成立以后,点击率则已逾104.87万人次。甚至远远超过了孙志刚网上纪念馆的点击率。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反响?昨天说了,一个字“谜”。

  黄静一案至今是悬而未决,可最近又发生了好几起怪事。这也就更难怪人们议论纷纷,说有关部门玩忽职守,工作人员素质低下,甚至还怀疑有人蓄意作祟。因为出的这些怪事的确是不可思议。先说头一件。

  一个月前,也就是3月底,就在司法部司法鉴定中心的专家们从上海赶赴湖南湘潭,准备对黄静死因做第五次司法鉴定时,发现,黄静疑体的器官标本被湘潭市二医院的一位医生,送到医院锅炉房,烧了。这儿我还得强调一句,本案之所以悬疑,追根溯源还是因在司法鉴定上出现了两种完全矛盾的意见。前三次警方的鉴定结果认定突发疾病是导致黄静死亡的直接原因,而进行第四次法医鉴定的中山大学法医专家陈玉川教授认为,警方结论缺乏依据。分歧如此之大!所以这第五次司法鉴定有什么重大干系,也用不着多话了。可第五次司法鉴定的专家们严阵以待之时,器官标本,被烧了。

  这就是黄静遗体器官标本的存放地,湘潭市二医院。这位就是湘潭市二医院病理科专门负责管理黄静器官标本的技术员,谭国其医生。就是这位谭医生把黄静的器官标本送到锅炉房,焚烧了。

  谭国其医生:12个塑料桶,做6袋扔了。看到标本干枯了,看不清楚标本名字。放在柜子外面,暖气开得太足,看不清楚名字。

  谭国其医生:第一次法医来已经交代了这个问题,最后已经没有任何交代了,我作为技术员,已经没有听到任何吩咐了。眼睛有点散光,我晓得什么就讲什么,也不隐瞒的。

  谭国其医生:我想过,我的后果是我在科里工作,我尽我的责任,该要处理的就要处理。

  就在专家们抵达的第7天,在湘潭市公安局纪委提供了一份《关于对黄静尸体残留生物检材“丢失”情况的调查报告》,对此事《调查报告》是这样描述的,我把这段念给您听听啊, “由于提取的生物检材经过多次切取和检验,已变成肉泥,中山医科大学检验后,没有放回原处,加之所放残留检材的塑料桶不密封,固定液挥发,冬天医院送暖气,加速了固定液的蒸发,几乎干涸,病理科主任因其父患肺癌回家探亲,春节搞卫生,病理科一位因脑部外伤做过3次手术的技术员谭国其同志,--就是刚才接受我们采访的谭国其医生--看见标本干涸,严重变形,已无检验价值,加之最后一次中山医科大学法医检验已近半年,未经请示,将黄静尸体的送检标本送该院锅炉房烧毁。”

  市局杨局长:但是按照保存的规定来说,他烧掉之前,他应该报告我,应该是这样的。

  市局杨局长:好多事情意想不到就是这些事,因为公安机关没这个设备,也不能从事切块的手术,全国其它地方的公安机关都有这个问题,没有专门的设备。

  记者:像这种事情的话,咱们医院也好,咱们公安机关也好,要承担一个什么样的责任?

  市局杨局长:根据目前调查的情况来看,公安没有叫他烧掉,这个并且在按照过去的规定,你烧毁之前应该报告公安部门。

  记者:您的意思就是作为公安机关也好,还是作为民警个人也好都是没有责任的?

  市局杨局长:这个话可以是这么说,但是就是难以理解,比如说,你叫我保管一个东西,请你保管好,我说不保管了,我也没告诉你,你说应该负什么责任,我没告诉你,我当时同意保管,就好比你,你今天下午叫我保管一个东西,我接受了,保管了,但是我民警丢了,没报告你,你负什么责任,要研究,我们也的慎重,如何处理我们的民警,也得慎重。

  记者:大家可能关心的事,你要把事实查清楚,或者是公安的责任,或者医生的责任?

  市局杨局长:现在就是说,他没有告诉我们,处理掉了,现在我们还存了很多。…那你说是谁的责任,好象民警没有直接责任,应该是这样的。

  谭国其医生:记者同志,我以人格来担保。就是要我上法庭我也做得到。我从不晓得伪造。跟当事人双方都不认得。我们销毁标本都是以腊块和切片做证据,这次来做鉴定,发现没有标本,我们就说已经处理了。这个标本经过了多次检查和鉴定,我自己是这么想得,没有跟任何人商量。

  市局杨局长:我没钱,至少可以肯定,这个没有,公安厅找我两次了,公安部的人来,包括扫黑的都来了。首先是表扬我的,后来是骂我,说我强辩什么的,互联网上那些文那无所谓了,他们是发泄了,外国那些有一些广场让市民去发泄的,州长,总统头像放在那里,让他们去捣,心态就好一些了,那个心理,真的是,他可以把公安局长那个像放在那,可以轰。

  听大家的理由,人都是清白之人,怎么事情却荒诞不经?现在责任究竟是谁家的,似乎也难以澄清了。但是还有这么一种说法,我还是援引湘潭市公安局纪委提供的《调查报告》给您听啊。湘潭市二医院病理科主任是这么说的:“已提取的蜡块和病理切片完全可以进行多次分析诊断。”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即使这次器官标本被焚烧,其实并不会影响第五次法医鉴定,因为曾经提取的黄静遗体的蜡块和病理切片还能进行多次鉴定。对于湘潭市二医院病理科主任的这个提法,司法部司法鉴定中心也有明确的态度,司法部司法鉴定中心的专家们停止了鉴定。对黄静遗体的第五次法医鉴定,未能实施。

  据我所知,对第五次法医鉴定怀有期待的,并不仅仅是本案的当事人,还有很多与当事人素不相识的人也极其关心鉴定结果,但没想到,第五次法医鉴定到目前为止根本无法给大家。至于这些关心此案的人们在网上是怎样表达失望和愤怒的,我就不一一列举了。不过我发现,除了对器官被焚烧表示愤怒,还有就是惊诧,这件事中是谁有错误? 所有相关单位的表态您刚才也听到了,谁都没错,都没有责任,那究竟问题出在哪个环节了呢?现在尚无定论。

  烧毁器官这件不可思议的怪事,我就说到这里。我还知道另一件怪事,在第五次鉴定未果的情况下--我的同事到湘潭之后又发现--涉及这桩命案的一件证至关重要的证据,丢了。说到这里我还得把案情再简单跟您回述一下。据警方调查,黄静裸死的前夜,曾经跟她的男朋友通宵单独相处。第二天案发,警方在现场散落的卫生纸团上提取到了男朋友的精液,同时发现黄静的腿上有挫伤伤痕,因此以涉嫌强奸括号中止逮捕并羁押这位男朋友九个月。当时在案发现场,警方还找到了黄静的一套内衣内裤,据说可能也沾有姜俊武精液,而这个对揭开黄静裸死之谜可能有着关键作用的物证,内衣内裤,现在,丢了。

  黄静妈妈:那是3月24号下午,我们就拖着姜俊武,到房里来,要把黄静的这个什么东西要说清楚,是吧,他们家来了很多亲戚,他就把黄静的内衣裤一包,就放在他的毛线衣里,就是被黄静的叔叔看见以后,就让他拿出来,拿出来以后,里面有黄静的内衣裤,还有他的什么,其它的什么东西吧,所以那个内衣裤我们家亲戚都看了,我就看了,那个短裤就,就是什么东西,就是松紧带被扯松了,乳罩什么带子都掉了,我就把它放在一个地方,第二天我把它放在一个塑料袋装好了,交给了吴建群,我认为这也是一个强奸的证据。

  记者:黄静的母亲曾经提出来,给过你黄静的内衣裤,后来你不提交了。那到底有没有给?

  记者:我在想您要是当时提取了内衣裤,也许对这个案子后来的侦破还是有很大帮助。

  这套内衣内裤,黄静妈妈,还有法医吴建群,两位都能证实它存在过,但是现在,消失了。黄静妈妈急于查明女儿死亡的真相,估计她是不会把这么重要的证据藏匿在手上,那到底是谁藏匿了这可就真是不可思议了。现在,有关黄静的死因有三种说法,一种是黄静妈妈所认定的,黄静是被男朋友谋杀;一种是男朋友认定的,黄静死于突发疾病,也就是自然死亡,与男朋友没有关系;还有一种说法,是目前起诉书上所认定的,即黄静本身有心脏病,而男朋友的强奸行为和黄静心脏病突发死亡有关。由此看来,要确认黄静的死亡原因,查明黄静生前有没有心脏病史至关重要。而我要说的不可思议的怪事之三,就是黄静的体检表。现在,黄静生前的体检表从她的档案袋里,消失了。

  采访警方:我们发现丢失了。档案袋里没有,应该在档案袋里,但是我们去教育局提的时候里面没有。

  旁白:按照警方的说法,到教育局提黄静的档案时就发现体检表缺失。而当我的同事来到雨湖区教育局时,教育局拒绝就体检表一事发表意见,只有一位领导接受了电话采访。

  电话采访雨湖区教育局纪委书记张辉:体检表丢失?档案袋里没有体检表,我们当时和公安局也看到了,没有体检表。

  书记:没有。我们教育局里老师的档案袋,不一定都有体检表。肯定来查之前就没有。肯定不是谁做了手脚。

  旁白:按照雨湖区教育局的说法,黄静的档案从她毕业的湖南第一师范转来的时候,体检表就不在其中。我的同事就此事采访了湖南第一师范黄静生前的班主任陈志武老师及校档案室工作人员:

  档案材料里面最少有两份体检表。至少两份。到现在我还是这么说。全部的鉴定材料和档案都随档案走的,体检表是非常重要的,不可能不放进去。

  档案管理员:后面的党团登记材料、奖励材料、处分材料不是每一个人都有的,但前面这三个材料是每一个学生档案材料袋里必须有的。

  当把破案的希望寄托在第五次法医鉴定的时候,器官标本被焚烧了; 当把希望寄托在可能与命案的谜底有重大干系的物证的时候,那件明明存在过的内衣内裤,没有了;当黄静生前究竟有没有可能会引起突发死亡的病史显得极为关键的时候,不可能缺席的体检表也丢失了。还有,去年8月,据说在殡仪馆的冰柜里被妥善冷冻保存的黄静遗体,高度腐败了。而据专家说,这高度腐败也是不应该的。

  陈玉川:我们感到困难的是黄静的遗体已完全腐败,腐败到尸体表面有很多水泡,甚至已看不到以前的情况。这里有很多原因,由于前两次解剖后造成得不可避免的毁坏,但我们也觉得是不是冷冻房出了什么问题,一般尸体存放半年,如果冷冻房干燥、冰冻好的话,不会出现腐败到这种程度。但我们还是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做解剖,但因为腐败后很难判断,出血可能对判断案子的死因和性质,有很大价值。腐败后很难保持原来的位置和深度、范围,我们看到的东西很模糊,因为这个所以这跟我们原先所预想有很大差异。

  黄静去世后不久,一位名叫“风中的追随者”的人为黄静在网上建立了一个纪念馆,来这里留下只言片语的人很多。除了对这个年轻美丽的生命表示同情,人们在纪念馆里也留下了种种迷惑和猜测。

  从当地警方,公安部,还有中山大学陈玉川教授所做的这些法医鉴定看来,自然死亡,暴力死亡,自然死亡加暴力死亡,种种死因好像都有可能性。事实真相究竟如何,还要等待有关方面更深入的调查。

  从去年2月24日到现在,一年零三个月了,黄静的死因还是一个谜。今日讲了这一晚上的迷,在下并不是想让事情更混乱更离奇。其实是心里有句不知当讲不当讲的话:那就是,退一万步说,黄静的死就算是一次从无征兆的,疾病引发的,猝死,永远也没人说得清楚。也未必会引来这一年多的关注。我更同意这么种说法,就是,这出现在调查中的,一桩桩无法解释的,又找不到责任人的巧合,才是真正的谜团。破解了它们,也许才真正能让死者瞑目,母亲放心,大家踏实。

  前两天,黄静的朋友们给我寄来他们保留的一段录影,那是黄静在2002年六一儿童节表演的一个舞蹈节目。他们说黄静的世界里,只有清纯和明朗。

  点击“提交”后,我们会向您的邮箱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请按照邮件中的提示完成操作。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